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作者:韦力 著

字数:361    

印张:29  

页码:459   

开本:16

包装:布面精装圆脊     

用纸:80g纯质纸

定价:128。00

ISBN:978-7-5473-1337-4

中图分类号和汉语词表主题词:Ⅰ。 ①书… Ⅱ. ①韦… Ⅲ. ①藏书楼-介绍-浙江

。 G259.29

读者对象:大众读者;收藏爱好者,古籍爱好者,藏书入门读者;文史爱好者;古籍及历史研究方向的高校师生

出版日期:20199

大量传统典籍能够流传至今,有赖于历代藏书家的薪火相传,正是他们的尽心尽力,才使得斯文不绝。而著名藏书家韦力先生对于中国古代书楼的寻访,正是对这些先贤的礼敬。作者对于中国古代藏书楼的寻访开始于十余年前,此前已有《书楼寻踪》《书楼觅踪》两本专著问世,随着作者寻访的深入扩大,再度推出《书楼探踪·浙江卷》。

       《书楼探踪·浙江卷》依然是古代私家藏书楼的寻访之文,所选书楼都位于如今的浙江省。从袁桷的奇观楼、郑性的二老阁到汪祖辉的环碧山房、劳格的丹铅精舍,再到张宗祥的铁如意馆、郁达夫的风雨茅庐、郑振铎纪念馆,这是一次对中国古代藏书文化的一次巡礼,亦是对于传承了中国文化书香余脉的众多先贤的拜祭和纪念。

       本书共收录21篇寻访之作,文章内容不仅涉及旧居游访、人物故事,还兼谈学林掌故、版本目录、人文历史。不生涩、无矫揉,唯有平实文字,记录点滴书香余脉。

目录

       序言

袁桷•奇观楼 递沿四世,书窖无踪

郑性•二老阁 尽得南雷烬余,规模仅次天一 

汪辉祖•环碧山房 出为师爷,退隐著藏 

王宗炎•十万卷楼 整理章氏遗书,学观调和今古 

姚燮•大梅山馆 梅花知己,曲史巨擘    

劳格•丹铅精舍 世重其钞,今已难觅    

蒋芬焴·衍芬草堂 三世所聚,兄弟并称      

蒋光焴•西涧草堂 书藏丙舍,移转多地 

赵之谦•二金蝶堂 至孝飞蝶,因病梦鹤 

丁丙•小八千卷楼 晚清四大,终归江南 

王继香•五云堂 雅好金石,诗余名世    

刘锦藻•坚匏别墅 庚续九通,广集史料 

徐维则•锭经铸史斋 两代齐举,编目西学    

蒋抑卮•凡将草堂 助刊周译,首捐合众

张宗祥•铁如意馆 雪抄露纂,量冠古今 

杜宝光•不曜斋 源自王玑,终归孔庙

郁达夫•风雨茅庐 卖文买书,竟化劫灰

郑振铎纪念馆 一腔热血,为国护书

吴其昌、吴世昌 抗日绝食,青铜红学

黄源藏书楼 南北湖畔,西涧右旁

唐弢故居 继古推新,书话巨擘

内文摘选

郁达夫•风雨茅庐

卖文买书,竟化劫灰

 

 

   郁达夫 (18961945)

   原名郁文,字达夫,幼名阿凤,浙江富阳人。中国现代作家、革命烈士。郁达夫是新文学团体“创造社”的发起人之一,在文学创作的同时,积极参加各种反帝抗日组织,先后在上海、武汉、福州等地从事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其文学代表作有《沉沦》《故都的秋》《春风沉醉的晚上》《迟桂花》等。民国三十四年( 1945) 八月二十九日,郁达夫被日军杀害于苏门答腊丛林。

 

   就社会名声而言,郁达夫乃是一位著名的作家,抗日战争期间郁达夫一家人来到了南洋,在日本投降后的一个星期,郁达夫在苏门答腊没有了踪迹,到后来人们听说他被日本宪兵秘密杀害了。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至今也未看到定论,而本文则并非想在这方面做出什么突破性研究,因为此文所谈只是郁达夫跟藏书有关的事迹。

   李小萍在《论作为藏书家的郁达夫——以福州藏书活动为考察中心》一文中称:“郁达夫是我国现代著名作家,同时也是一个卓有成就的藏书家。关于藏书,他曾经有句名言:‘出卖文章为买书。’写文章是为了买书,这在古今中外的藏书史上也并不多见。”其实从相应的资料来看,郁达夫在年轻时就有藏书之好,朱国才所撰《学海泛舟——浙江名家成才佳话》一书中说:“郁达夫中学时期,曾在杭州府中学读过书。他性格内向,不善交际,一心一意读书,学习成绩优异。他把平日节省积聚起来的钱,全花在买旧书上。每到星期假日,旁的同学三五结伴游西湖去,他一人到丰乐桥、梅花碑等书铺集中的地方,翻阅铺中的各类图书,偶尔检到自己喜欢的旧书,就掏出钱来买。”

   看来郁达夫的爱书乃是出于天性,而他对书有着一种本能的至爱, 对于书籍的价值郁达夫在《人与书》中总结到:“书本原是人类思想的结晶,也就是启发人类思想的母胎。它产生了人生存在的意义,它供给了知识饥渴的乳料。世界上的大思想家和大发明家,都从书堆中进去,再从书堆中出来。”

   1913年,郁达夫的长兄郁曼陀到日本去作考察,那时郁曼陀任职于北京大理院,大理院乃是国家最高的司法机构,而郁曼陀到日本就是要考察日本的司法制度。于是郁达夫跟着哥哥一同来到了日本,他前来日本倒不是为了玩耍,因为他想到这里留学。当时中国跟日本有一个协定,那就是凡是考取日本所指定的几所学校,就可享受国家官费留学,为了参加这样的考试,郁达夫到达日本后刻苦学习,而后他果真考取了东京第一高等学校,从此开始了他十年的日本生活,而与他一同考取该校的还有郭沫若。

   在日本期间郁达夫又开始大量地购书,然而这个阶段他却喜欢上了欧美文学,他尤其对小说感兴趣,于是他见到就买,由此走上了文学之路,1921年,郁达夫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集《沉沦》。

   1915年夏,郁达夫被分往名古屋的第八高等学校去学习,他在此学的是医科。到了转年的秋天,郁达夫却改学了文科,发生这样的转变,不单纯是因为个人的偏好。因为此前不久郁达夫跟哥哥郁曼陀生了一场气,而他学医科原本就是哥哥的建议,这时为了报复哥哥他放弃了医科的学习,于是他又重新从一年级读起。他在上学期间仍然在不停地买书,郁达夫在自传之六《孤独者》中说:“在学校里既然成了一个不入伙的孤独的游离分子,我的情感,我的时间与精力,当然只有钻向书本子去的一条出路。于是几个由零用钱里节省下来的仅少的金钱,就做了我的唯一娱乐——积买旧书的源头活水。”

   看来郁达夫把藏书当成了自己在精神困惑时的最可靠伙伴,这正如宋代大藏书家尤袤所言:“饥读之以当肉,寒读之以当裘,孤寂而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

   关于郁达夫的藏书专题,郑伯奇在《忆创造社》一文中说道:“郁达夫喜欢买旧书,特别是外文书。他常引我去逛旧书店;城隍庙里的小铺子,北京路上的旧货摊,我们都去过。有时我们也到虹口外国人开的旧书店去。达夫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和那里售书的外国人交谈, 好像跟自己人谈家常一样地自由自在。每逛一次,他就要抱一大包书回来。”看来郁达夫也是爱好收藏旧书,而他的特别之处则是喜欢外文书,这跟他的语言天赋有很大的关系,其实他不止是英文说起来流利, 他的日文也说得很棒,陆建民在《论郁达夫的语言学习天才》一文中说,郁达夫除了通晓日语和英语外,他对德语和马来语也很精通,这也是他喜欢外文书的基础条件吧。关于他所藏外文书的数量,刘保昌在《郁达夫传》中有如下一段形象的描绘:

   令陈翔鹤感到吃惊的是,郁达夫的藏书真多啊。当时,郁达夫的书籍刚刚从日本托运回国,从楼板一直堆到楼顶,整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小床之外,满屋子都堆满了书籍,英文版的,法文版的,德文版的,日文版的,什么版本的书都有,真是洋洋大观。

   只是线装的中国书很少见,他去问郁达夫:“为什么没有中国书啊? ”

   郁达夫笑一笑,指着自己的肚子,说:“中国书都装在这里了!”

   的确如此,郁达夫的旧学功底是很深的,仅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旧体诗作,就可以颠倒众生了。从其创作之丰,不难想见其蓄积之厚!

……

欢乐生肖游戏APP 欢乐生肖游戏APP 欢乐生肖官方APP 欢乐生肖官方APP 欢乐生肖游戏APP 欢乐生肖官方网站欢乐生肖APP注册网址 欢乐生肖官方APP 欢乐生肖游戏APP 欢乐生肖官方APP 手机版欢乐生肖APP下载